精品阅读 资讯

"传奇"的陈天桥要研究脑科学

摘要:在隐退互联网江湖多年后,陈天桥获得了另一种成功和满足感,他或许比马云更幸福。

作为曾经的中国游戏界巨擘,陈天桥与盛大集团的发展几经转折,2013年底盛大集团将盛大游戏和盛大文学等主要资产出售后,基本已退出中国主流互联网江湖。如今,陈天桥携脑科学研究行动归来,却引发另一种思考。在隐退互联网江湖多年后,与马云、马化腾、李彦宏不同,陈天桥获得了另一种成功和满足感,是不是比马云他们更幸福?

成功与失败到底有没有明确的维度?陈天桥的故事或许能让你获得一些启发。

2004年是中国互联网的超级年,腾讯、空中网、51job、掌上灵通、金融界等11家互联网企业在这一年登陆海外资本市场。然而,其他10家IPO企业加在一起,影响力也比不上同年上市的另一家企业——盛大。

盛大上市创造了很多纪录。它是当时市值最高的中概股公司、全球市值最高的游戏公司。同时,它也缔造了中国最年轻的首富——拥有90亿资产、年仅31岁的陈天桥。

  • 陈天桥重回视野:“首富”未曾让我开心

    从盛大网络的创始人到脑科学研究的支持者,陈天桥对于这个世界的真相探索也越加深入透彻。

    查看详情

一“赌”即胜

30万美元代理《传奇》网游创造传奇   

时光跳转回1999年,上海浦东新区科学院专家楼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里,26岁的陈天桥与弟弟陈大年、夫人雒芊芊等5人一起创立盛大网络,获中华网300万美元投资。创业之初,盛大定位并不明晰,一度广泛涉足网上互动娱乐社区、即时通讯软件、漫画等,一直没有形成收入,公司前途未卜。2001年,网游进入了陈天桥的视野,可在当时的环境下,别提网游,就算是互联网在中国老百姓的生活中也并未真正普及,当陈天桥提出要将韩国游戏《传奇》版权买过来时,投资方认为他在讲一个商业“神话”。对于网游前景的差异化理解最终导致中华网撤资,仅留给陈天桥30万美元。 

2001年7月14日,陈天桥决定一“赌”定生死,用仅剩的30万美元从韩国Actoz公司拿下《传奇》的代理权,一举创造了传奇。

通过迅速捆绑电信、服务器、渠道、代理诸方力量,《传奇》在半年内便实现了爆发,曾有报道中称,当时在众多网吧里,60%的人都在玩《传奇》,其成功之处在于:重构了渠道,此前游戏的收入依靠发行游戏光盘和游戏点卡,而盛大通过直接和网吧以及网吧老板合作,掌控了当时最大的线下发行渠道。

2004年5月13日,上海盛大网络发展有限公司在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上市,发行股票1385万ADS股,每股发行价11.00美元,共募集资金1.5亿美元。此时,距离陈天桥孤注一掷的选择,不足3年时间,代理《传奇》的盛大游戏真正成了传奇。

然而,一步登天之际,陈天桥却常常从睡梦中惊醒,舆论的指责和辱骂,将他从云端拖至地底。“有人玩我的游戏玩到心脏病发作身亡,青少年沉迷,《人民日报》头版都点过我们的名……”陈天桥曾不止一次对朋友说:网游与他成为社会主流人物的初衷相背,网游承载不了他的梦想,他想转型,想要社会承认他的价值。

缔造“网络迪士尼”

转型之战,没能胜过天时

2004年上市后,手握大把资金的陈天桥开始布局转型。在当时电脑用户少,电视用户多的年代,陈天桥对盛大的战略规划如下:服务入口从电脑转移到电视,将客厅变成全家人的娱乐中心。

为了实现上述目标,盛大要以硬件为入口,靠内容来盈利,盛大盒子横空出世。2004年年底,盛大盒子第一版诞生,在当时几乎没人理解“三网融合、IPTV”的年代中,盛大做盒子,屡屡碰壁。

产品技术细节不够完美、欠缺硬件制造方面的知识储备、制造出的成品售价达到6000元一台,线下销售一个月只卖了20台,与陈天桥的想象不同,盛大盒子营收寥寥无几。而随后推出的简易版盒子——易宝(EZ Pod)也同样受到网络、技术和资源的制约,销量始终徘徊于几十万,并没有实现突破。随着2006年,广电一纸文书叫停了所有IPTV项目,盛大盒子戛然而止。这场砸了重金的转型之路,最终以失败告终。

曾有人说,陈天桥跑得太快了,快到四周没有敌人,也没有路,当时的各种条件,都承载不下他的雄心。有人分析了当时盛大的战略,认为失败之处在于以下几点:

战略太超前

苹果推出Apple TV是在2006年,小米乐视等跟进基本上是最近几年的事。由此可见,陈天桥的战略确实遥遥领先。但是领先太多,先驱就容易变成“先烈”。在当时,盛大盒子所涉及的是庞大的产业链问题,缺乏完善产业配套,处处受到制约。

做法激进

有了钱的陈天桥,在各种条件都不具备的时候准备强行“超生”,在没有拿到“准生证”之前,规划好了“孩子”的一切。但是根本没有想到,没想到大环境断然拒绝了“超生”计划。

小马拉大车

超出自己能力的无法驾驭的失控,是最大的坏事。从这个角度来看,失败也在所难免。

然而,很多人并不清楚,除了盛大盒子,陈天桥的“网络迪士尼”计划并非全然不可取,其先人一步的独到眼光却仍有可鉴之处。

2003年,他就开始布局电子支付,并在2007年将其平台化。

2004年,他就看到IP的价值,整合以“起点中文网”为核心的盛大文学。

2004年,他先于唱吧、YY直播,制作了在线K歌的游戏《巨星》。

2005年,他创全球先河,宣布旗下所有游戏免费,这种“免费玩、买道具”的模式,在当时被业界所抵制,现在却成了几乎所有网游的“致富之道”。

他还投资了中国第一款语音IM软件TalkBox,而后来的米聊、微信都是“参照”其发展起来的。它在云储存、语音识别等领域都积聚了一大批具有国内领先实力的专家。因此,外界普遍认为盛大霸业犹在,前景可期。

在创新经验中,有一条著名的“半步理论”:创新不等于创造商业价值,太多先进的科技创新在商业上输得一塌糊涂,考虑一个产品的先进性,一定要结合市场的兼容性,最好领先其他人半步。

  • 狂想家陈天桥:退出互联网进军脑科学

    无论是在做网络游戏的时代或互动娱乐时代,还是聚焦于投资,有陈天桥的地方就有传奇。

    查看详情

10亿美元投资脑科学

想弄清楚“自己是怎么活着的”  

今天,相比于中国互联网产业最火的BAT,曾经的中国首富陈天桥和他的盛大集团,锋芒不再。

2013年底将盛大游戏和盛大文学等主要资产出售后,盛大集团基本已退出中国主流互联网江湖。在2016年初,盛大集团发布公告,称不再持有盛大游戏任何股份,并强调盛大集团正全面转型为全球投资集团。盛大集团授权盛大游戏公司使用的“盛大游戏”商标亦至2016年12月31日到期,也就是说再过20多天,中国网游史上最具影响力代名词之一的“盛大游戏”也可能消失于大众的视线。

对此,陈天桥很豁达。表面上看,盛大这些年已没有当年风光;但公司实际现金持有量已逼近40亿—50亿美元,位列中国互联网公司前三,实力仍在不断积蓄。有意义的是,在这样雄厚的资金实力和大胆创新的管理风格下,一批互联网先锋企业在盛大的扶持下茁壮成长。如今,年轻一代耳熟能详的格瓦拉、墨迹天气、虾米音乐、暴走漫画等企业都来自盛大的投资和培育。

而陈天桥自己,也在进行布局。他要爬的下一座高峰,就是人类最大的未知领域之一:脑科学。

在采访中,陈天桥提到最早运营网络游戏时,他就在思索一个问题:为何一个由0和1组成的虚拟世界,会让众多青少年如此热爱甚至沉迷?虚拟的东西为什么能产生现实的冲击?人类的大脑怎么接收和处理这些外部信号?在陈天桥看来,感知取决于大脑,而感知就是全世界(perception is everything),他希望集合各种最前沿的科学家做研究,希望有方法让人类通过控制知觉来控制世界,改变世界。

自盛大转型为全球投资控股集团后,对脑科学的探索占据了陈天桥60-70%的时间。在这段“潜行期”内,他阅读了大量英文版的脑科学著作,见到了这一领域的诸多顶级学者和医生,越深入越感觉到脑科学研究的薄弱。

现在,陈天桥认为是时候行动了。一是因为计算机技术的成熟,人脑有大约800亿个神经元,了解其运作机理需要强大的计算能力。二是显像技术的成熟,目前正在努力迈向分子的层面。根据计划,盛大将投入10亿美元开展脑科学探索。计划分三个部分:

一是基础研究。盛大正在和复旦大学洽谈,计划投1亿美元给后者,由其找到国内3所以上的高校分享这笔基金,直接在硅谷建设中国高校的海外脑科学研究基地,就近招募世界顶级的科学家尤其是华人科学家开展研究。

之所以选择复旦大学,一方面是由于陈天桥的“私心”,因为这是他的母校。另一方面,复旦大学确实是国内脑科学研究的领军机构,已经领衔成立了“脑科学协同创新中心”。

二是大脑治疗。在了解了大脑的基本运作后,就可以对抑郁症、阿尔茨海默症、帕金森症、惊恐症、焦虑症等与大脑相关的疾病开展治疗。“我们现在老觉得这个药不行,那个药不行,讲白了是因为我们根本不知道大脑是怎么运作的。”

三是大脑开发。这和当前最热门的类脑研究、人工智能直接相关。“用15年的时间能不能把真正的阿凡达创造出来?也就是说,用人的意念去控制机器人,传一个信号过去,机器人就能替你下深海进太空。”

如今,陈天桥携脑科学研究行动归来,却引发另一种思考。在隐退互联网江湖多年后,与马云、马化腾、李彦宏不同,陈天桥获得了另一种成功和满足感,是不是比马云他们更幸福?

对于陈天桥其人以及他的选择,微博上有不少评论:

经济学者 @克里斯托夫-金:

盛大创始人陈天桥和雒芊芊,近日向加州理工学院捐赠1.15亿美元,创建以陈氏夫妇命名的神经科学研究所,用于人类大脑以及接受死亡的研究,了不起,医学没有国界,科学跨越时空,很多国人不理解,骂骂咧咧,质问为何不捐给国内大学,比如北大清华复旦?我认为,自己辛勤创造的财富自己做主,想捐给谁就捐给谁,国内慈善体系一片混乱,诈捐骗捐满天飞,教育产业化,一切向钱看,北大清华复旦首当其冲,腐烂到了根,又不讲诚信和规则,缺乏监督机制,捐给他们放心吗?我告诉你,捐给加州理工学院,名垂青史,将来研究成功了,包括中国在内的全人类同样受益,对不对?

微博自媒体 @二逼瓦西里:

看了陈天桥最近的一篇访谈。很古怪的感觉。

金融从业者 @六国虹:

当年不舍盛大昔日辉煌情怀、转型太慢,令多少投行大佬扼腕叹息!

财经作家 @李正曦Sissi:

希望他能成功。。。比那些只会一窝蜂做手机的有勇气。

电商自媒体 @鲁振旺:

当时全国批判网游糟蹋孩子,陈天桥也痛心,说盛大的理想不在网游,所以他花大价钱在文学,投资,盒子等业务上,最后网游不行了,其他也没做起来。

互联网从业者 @侯小强:

近来网上传播陈天桥败局文章。我不以为然。我以为:1,起起伏伏,岂能以一时成败论英雄?2,就资本、战略而言,中国互联网无人能出其右。3,陈天桥抽身而退,可以从更长远来看,也许不乏其智慧。4,陈天桥当下在VR等领域的布局,如同互联网时代在游戏小说动漫,如同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资本布局一样充满预见性和执行力。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转载自i黑马网,版权归原作者逐鹿X(微信ID:zhulux)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新浪新闻客户端。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