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阅读 历史

习大大访越,能“一笑泯恩仇”吗?

习大大访越,能“一笑泯恩仇”吗?

摘要:越南,一个被中国人滞留在“边境战”记忆中的国度。一个改革花样翻新,让很多人浮想联翩的特殊共产党国家。现实中的越共走过了怎样的道路?中越的历史恩怨,会在习近平主席的访问中“一笑泯恩仇”吗?

作者:开阳

  越共|从“胡伯伯”到“革新开放”

越共本是“孤魂野鬼”,名叫“印度支那共产党”,当该党的党首胡志明跑到苏联求援时,苏联官方震惊:印度支那半岛(即今中南半岛)上居然还有共产党?

胡志明之前的三任党首都遭到了该党党史的“选择性忽略”,直到同时获得中苏首肯的胡志明引来外援之后,该党才从“草莽”正式被接纳入“社会主义大家庭”。也由于这段隐秘历史,导致越南党内不仅有南北之争和内外之争还有亲苏和亲中的派系之争。内斗不断的结果,就是难以产生一位有力的核心领导人。

1969年,唯一的共同领袖“胡伯伯”胡志明去世,越共进入了一个短暂且不稳定的多头集体领导时期。结果,反华亲苏的南方派黎笋脱颖而出,排挤了长征(原名邓春区,因仰慕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而改名,曾经与黎笋和范文同组成第一次“三驾马车”)并主导了越南国政近二十年,直至1986年丧命。

长征在黎笋死后得以复出,这位钦慕中国的前国家主席效法邓小平的改革开放路线,主导了越南自1986年以来的“革新开放”。对于党内的组织架构,长征一方面尊重党内长期斗争形成的“多头”传统,另一方面模仿邓小平的改革思路。首先,长征自己主动让贤退到幕后,加速党内年轻势力上台;其次,针对胡黎两人长期执政所产生的弊端,越共也确定了“到点下车”的交接班制度。

分权|四驾马车体制下的“新型一党制”

至此,现代越共的“新型一党制”体制大体成型:也就是多头领导、互相牵制,形成了独具越南特色的“分权”。本质上,这是当年越共作为一个杂合体所留下的传统,胡志明和黎笋二者皆无法改变这一现状。结果就是越共总书记竟然往往缺乏实权,除了黎笋以外,几任越共总书记都如同走马换灯一般。现任总书记阮富仲虽然有清廉的名声,并被寄予反贪的厚望,但他实际并无多少手段对付掌握实权的几位“不干不净”同事。

越共九大进一步确定了集体领导和各负其责的组织路线,国会的权力也进一步上升,越共进入了更加复杂的“四驾马车”局面:即从“总书记—国家主席—政府总理”转变为“总书记—国家主席—政府总理—国会主席”四人联合执政。现任的“四驾马车”是阮晋勇(总理)、阮富仲(总书记)、张晋创(国家主席)、阮生雄(国会主席)。

上述四人,各具特色。

名义上的党内一把手阮富仲是文人出身,曾经长期当杂志社编辑,缺乏行政经验,进入中央后也一直承担意识形态和科教文化工作。2001年当选政治局委员,2006年出任国会主席。由于他的文人清高形象,因此越南舆论对其印象良好。但他在党内的根基并不稳固,实力不足,伴随着他年纪日益老迈,下届当选的机会不大。

相比总书记,手握实权的总理阮晋勇就拉风得多,因为其主导越南经济发展大局,可释放的资源相较于党机器也更丰富。因为阮总理出身南方,并且曾经对美国的民主制度多有赞美,因此被内外视为亲美的南方派。其对华态度强硬,最为人所熟知的就是曾经在越南广泛流传的以阮晋勇总理名义向全国发布的一条捍卫“越南南沙主权”的短信。

另外两人张晋创和阮生雄,被认为属于务实的事务型领导人。张晋创的履历完整,在党政两个系统都曾经工作过,还有在胡志明市的长期地方工作经验。他的政治主张较为温和,也贴合越南近几年来经济发展不顺的实际情况:即力主加强中越经济合作。因此他被认为属于务实的亲华派。阮生雄也是财政官僚出身,他的当选被视作具有某种象征意义,即对经济工作的重视。

焦点|“反腐”外衣下的党内斗争

越共党内斗争有人斗、派系斗和意识形态斗三种斗争形式,大多还披着“反腐”的外衣。除了长期以来的党内地域、派系和路线三种诱因之外,上述不稳定的多头领导也是重要因素,而引爆斗争白热化的导火索便是腐败和经济问题。

近年来,越共高层斗争的焦点一般被认为:集中在总书记阮富仲所代表的清流·北方派和以政府总理阮晋勇为代表的改革·南方派二者之间。据媒体报道,自2006年以来越南接连爆发一系列腐败丑闻,很多越共高层官员也卷入其中。而越南官僚系统的腐败,已经尽人皆知:“掏钱行贿好办事”早就成为公开的秘密,遍地开花的腐败乱象使得越共的统治根基遭到严重腐蚀。

随着近几年来越南爆发的一系列严重的官僚和国资腐败案(事涉交通运输部门、油气总公司、警察公安系统等),曾经被寄予反腐重托的总理阮晋勇及其家族也被怀疑受到了牵连。2010年,国会对总理阮晋勇进行了质询。而与此同时,原本被置于总理职权之下的防控贪污中央委员会的权限,被以阮富仲为代表的党政系统收归中央名下。

越南的防控贪污中央委员会不仅有反腐功能,还有随机革除或委任官员的人事权。围绕这一项权力,曾经有外媒评论认为这是以总理阮晋勇为代表的改革·南方派所获得的重大胜利:有利于改革·南方派清除异己和安插亲信。不过由于总理阮晋勇本人及其家族的名声越来越臭,这位被认为“不干净”的改革·南方派新星遭到了来自阮富仲所代表的清流·北方派的狙击。

一直以来,改革·南方派被认为提倡西方普世价值,有彻底改造越共的野心。而阮富仲所代表的清流·北方派一方面要反对腐败,维护越共的通知根基;另一方面从现实的角度,也采取了一系列保守的改革动作。其中最为重要的手段便是维护与北方社会主义大国/中国的良好关系。

局势|瞬间变成“香饽饽”的越南

胡志明领导下的越南,与中苏都维持了良好关系,在这两个大国之间玩着跷跷板游戏。原因也很简单,越南需要苏联援助,也需要中国援助。只有得到两个大国的幕后支持,越共才能够夺得胜利。因此,当中苏翻脸时,胡志明苦苦相劝,甚至留下了眼泪:“爸爸妈妈吵架,我们该怎么办呐?”

黎笋野心巨大,妄图实现“印度支那联邦”(越南·老挝·柬埔寨),又对中国充满怨恨(中越合作抗美期间,黎笋一直不甘受制于中国,因此早就对中国怀恨在心)。在获得苏联允诺和暗示后,苏越结盟发动了“印度支那联邦”统一战争,侵略柬埔寨。中国忍无可忍,在中美和解之后,邓小平在北方拉开战线对越南发动惩罚性打击,呼应柬埔寨的独立斗争。这场边境战争持续了十多年,大大消耗了越南原本就虚胖的国力,也消耗殆尽了苏联的援助。

如前所述,亲华派长征上台,迅速与中国改善了关系。越南开始进入以经济发展为中心的平稳发展期。这期间越美关系得到改善,两国于1995年建立正式外交关系。不过,此时的越南还上不了美国的桌面,“敌人”的标签一时半会也摘不掉。越南的老主顾苏联已经崩溃,叶利钦时代的俄罗斯气息奄奄,无暇顾及金兰湾,越俄关系除了在盗掘南海油气方面还有合作之外,两国关系处于低潮期。

越南真正开始成为地区政治玩家,还是由于中国崛起,地区地缘政治格局开始洗牌,美国和俄国的手都开始伸向东方。尤其是美国,大动作小动作不断。自从希拉里与越南一唱一和在峰会上对中国的南海政策发动突然袭击后,越美关系迅速升温。奥巴马的亚洲再平衡政策开始连续出大招:越美军事关系解冻,那个最近大闹南海的美国防长卡特出访越南并送上了“军购解禁”的大礼包;原本是由几个小国玩的TPP,美国拉上日本一起重启炉灶搞出了现在这个TPP,并抬举越南,拉上越南一起玩。可以说,美国大有故技重施,效法当年联华反苏的伎俩来一个联越反华。

孤单寂寞了几十年的越南一时间成了“香饽饽”,在国际政坛上风头无二。

  • 习近平在越南国会发表演讲(组图)

    6日上午,习近平主席在越南国会发表重要演讲。越南国会大厦新闻中心,中越媒体记者展开媒体大战。

    查看详情
  • 两千年来中国与越南

    中国五代之前,北越由中国政权直接管辖,宋元明清时,北越王国在大多数时间里对中原的政权一直是藩属国的身份。

    查看详情
  • 1974年越南单方面改变中越边界真相

    一九七三年越南停战后,特别是一九七四年以来,中越边境情况发生了明显的变化。越南领导人认为,战争停止了,他们不再需要友好。

    查看详情

主权|忘不了的南海:野心勃勃的越南

南海的油气资源和战略地位对于越南有多重要?有人统计说可能占到越南GDP很大一部分。也有人说越南一直想当东盟盟主,但苦于自己的狭长地形不利于军事展开。如果拥有了南海三沙岛屿则战略纵深就可以大大增加,一跃成为进可攻退可守的海洋军事大国。

无论如何,即使这些岛礁只是作为一种国家主权象征,南海在越南看来也是势在必得。目前,越南占据了南沙28个岛礁,并且一直不遗余力进行岛礁建设,大有建成南沙海上堡垒的架势。为了守住既得利益,越南使出了三招:一是拉上域外势力,包括美国、日本、俄罗斯等等,参与油气盗掘,使得中国海上维权投鼠忌器;二是联合菲律宾等争议方一起寻找各种国际场合,给中国难堪;三是直接赤膊上阵,买俄罗斯苏式战机和军舰,整兵备战。可能是过于自信,越南有时候会忘记自己的份量,做出一些出格举动。

例如,当中国的981钻井平台在中国西沙海域钻探时,越南居然直接派出海上舰船干扰中国的合法钻探。中国面对挑衅忍无可忍,派出大批海警船与越南展开对峙,最终出现了中越围绕981钻井平台的多日长期大规模海上对峙。越南的海上力量本就薄弱,一时骑虎难下。据有关人员私下表示:越南对于这场“危险游戏”感到十分吃力,私下通过党际管道向中方发出对话的要求。结果,中方断然拒绝,坚持对峙到底。越南事后感到震惊,没有想到中国如此强硬。

这场较量之后,越南国内民族主义情绪暴涨,改革·南方派想要混水摸鱼——捞一个“爱国先锋”的头衔。以总理阮晋勇为首的改革·南方派一蹦三丈高,煽风点火,最终酿成了一场大规模的反华骚乱。但这场骚乱,对于越南是失分多于得分:大陆企业没砸掉多少,台湾企业倒是倒了大霉。骚乱破坏了“革新开放”这张画皮,对越南经济只有雪上加霜。越南党内对此也是看法分歧,尽管大家都要“坚持南海主权”,但形势终究比人强。

“四驾马车”中的任何一人,虽然出国都要喊两句对中国的不满,但私底下的调整已经展开。

  选择|还是该回到正途:与中国合作

与中国的数千年较量,已经被演化成所谓的“越南独立奋斗史”。有人统计说越南十几个“独立英雄”中除了胡志明抗法抗美,其余统统反华。越南自怨自艾:自己是一个人口近亿的地区大国,又有号称全球前列的军事力量,原本可以独占三国(越南·老挝·柬埔寨)成为一方之雄。可偏偏北方有一个压制自己千年的伟大国家——中国的存在,越南的勃勃野心一直难以伸张,所谓的“越南无敌”口号只能是越南愤青们永远的口号了。从这个意义上讲,越南是从骨子里要反对中国的。

可中国已经崛起,越南在海上的较量中又连续吃瘪,如果继续挑衅则有可能既得利益不保。因此,怎么应付中国是越南最大的课题之一。此外,越共的政治改革已经花样玩尽,腐败愈演愈烈却根本无法根除,党内斗争继续激化,越南共产党有翻船的危险。经济问题不解决好,最后的安全带也会断掉,到那时不论改革·南方派还是清流·北方派都有可能被越南的普世价值派包饺子灭掉。

在与中国的经济合作中捞好处,维护越共的统治,应该是现在的“四驾马车”都有的共识。此次习近平主席访问,是对中越此番博弈的总结,也标志着上一阶段中越的海上冲突和南海主权攻防战基本结束并将要进入一个新阶段:本届的越共“四驾马车”的任期即将届满,中越的下一场博弈将“重装上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