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阅读 历史

老兵口述:亲睹邱少云牺牲过程

老兵口述:亲睹邱少云牺牲过程

马遂群/口述 石 耘/整理

马遂群,河南省荣阳县(今为荥阳 市)广武镇人,1922年出生,1948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曾参加南下渡江战役、云南剿匪,1950年底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作战,1953年回国,他亲身经历和目睹了战友邱少云入伍和牺牲的全部过程。现根据马遂群老人的回忆,详述邱少云短暂而精彩的人生故事。

1950年,我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5军43师侦察连担任侦察班班长。这年初春,我奉命到四川省仁寿县招募新兵,这次我们共征召了400多人,应征的青 年大多是翻身农民。这里地处深山区,远离大城市,交通不便,经济落后,生活特别穷苦,民风淳朴。因此,翻身农民参军的积极性特别高,邱少云就是这次我在仁 寿县招募新兵时应征入伍的一个新兵。

邱少云(1926-1952),四川省仁寿县谢山(今曹家)乡人,出生在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里。 在苦难的旧社会,邱少云9岁丧父,11岁丧母,13岁就开始了长工的生涯,受尽了地主豪绅的压迫和剥削,在幼小的心灵深处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1949 年4月,国民党反动派作垂死挣扎,妄图挽救西南一隅,逼迫大批穷人去充当炮灰。邱少云就是在这个时候被黑心地主老板强迫捆绑下被抓去当壮丁。后因当地的国 民党各级地方政权迅速土崩瓦解,来不及带走这批新抓的壮丁,邱少云这才得以幸免。但他刚刚逃出虎口却又被地主抓回去当长工。苦难的童年生活、悲惨的家庭遭 遇,在邱少云内心深处埋下了憎恶吃人的旧社会的仇恨种子,他盼望光明、盼望解放!1949年刘伯承、邓小平奉党中央毛主席命令率领中国人民解放军挥师南下 于12月解放了西南重镇成都,紧接着四川全省各地也获得了解放,邱少云和天下劳苦大众一样获得了新生,过上了新的生活。

邱少云回到家 里不久就赶上了我们部队来仁寿县招募新兵,他报名参军了。我们同去招兵的人都很喜欢他,我与他一见面就感到格外投缘。邱少云没有出过远门,刚开始见人很怯 生,来部队后没几天,就慢慢的和大家熟悉了。他和我很谈得来,很快发展到几乎和我形影不离,我上山砍柴,他非跟着我去不行。当地山高林密,我怕出意外,没 有让他去,他就在家帮炊事班打杂活儿,又是挑水又是拣菜,常常累得满头大汗。后来,他硬是缠着跟我上山砍柴,他说在家干活干惯了,不干活心里发急,吃饭也 不香。每次他都争着挑柴火,我心里越发感到这个小伙子可爱。慢慢地一有空闲,他就叫我给他讲战斗故事、教他学打靶、学投手榴弹。有一天,他不知从哪里扛来 了爆破筒,让我教他学爆破技术。我说:学爆破可不是件容易事,很危险。邱少云说:“爆破筒杀伤力大,能炸毁碉堡,只要能多杀敌人,我不怕危险。”我见他热 情这样高,就耐心地教他怎样把保险盖儿打开,怎样拉导火索……邱少云虽然没有多少文化,但很爱学习。没过多久他就学会了手枪、步枪、冲锋枪等武器的使用方 法,初步懂得了使用爆破筒的要领,进步非常快。晚上,他干脆把卷铺盖搬到我的铺位旁边,听我讲故事。

1950年底,轰轰烈烈的抗美援 朝、保家卫国运动拉开了序幕。在此严峻的战争形势下,我所在的第15军43师奉命选派精明强干的指战员开赴朝鲜前线参战,我这个侦察班长也有幸参加了中国 人民志愿军。说来也十分凑巧,我和邱少云刚好又分到了一个班,我仍然担任班长,全班战士的平均年龄还不到22岁。当时在朝鲜各地,我们所能看到的到处是弹 坑,到处是废墟,枪声不断,硝烟弥漫,亲眼目睹无数无辜的朝鲜平民惨死在美军的炸弹下,尸横遍野,一片狼藉,心里感到很不是滋味。当邱少云看到美帝国主义 和南朝鲜李承晚军对朝鲜人民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特别是目睹朝鲜儿童遭受与自己童年时代一样的苦难时,更加激起了他对敌人的仇恨,发誓要为打败美国侵略者 贡献自己的一切,直至献出自己的宝贵生命。

部队很快就进行了战前动员,在动员大会上,志愿军战士倾听着朝鲜老乡的血泪控诉,个个义 愤填膺,怒火满腔。我看到邱少云流着泪,紧握拳头,瞪大眼睛说:“班长,咱们要求一定要尽快上前线,我就是豁上命,也非要亲手宰几个美国鬼子不可,为苦难 的朝鲜人民报仇!”当时,由于条件差运输困难,后勤给养供不上,战士们在很多情况下只能是吃一口炒面就一口雪,忍着饥挨饿、受冻,在阵地上和敌人拼搏。

  • 烈士之谜:邱少云遗体为何被挖出重葬

    立二等功的烈士与牺牲的战士一样,都集中在一起安葬。邱少云当时被报二等功,与牺牲战友安葬在一起,十分难找。

    查看详情
  • 邱少云纪念馆长声明:英雄事迹确证无疑

    至于邱少云完全被大火包围后是否因吸入大量的浓烟导致窒息、晕迷,王成金表示,“这也是任何人(包括他身边的战友)都无法求证的。

    查看详情
  • 军媒评火烧邱少云:你不理解军人生理学

    事情的起因在于清明节前,某些网络媒体用标题党的方式炒作“军校学生称火烧邱少云违背生理学”,用历史虚无主义的方式否定英雄。

    查看详情

   1952年10月中旬,我和邱少云所在的连队接受了一项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就是消灭盘踞在朝鲜中部山区平康和金化之间的391高地的美李军队,把战线向 南推进。然而,我军阵地到391高地之间,有着一段约1500多米宽的开阔地,这是敌人的炮火封锁区,要在这样长距离的炮火下展开冲击,实在是件不容易的 事情。因此,为了缩短冲击距离、出奇制胜,打得敌人措手不及,我军决定在发起总攻击前一天的夜里,把部队秘密潜伏在敌人阵地的前沿。战士们出发以前,部队 首长在介绍情况时,反复强调这次潜伏任务的艰巨性,由于距敌人较近,有时甚至连敌人的喊声和谈话声都可以听到,因而要特别注意遵守潜伏纪律,一声咳嗽、谈 话或移动,都有可能被敌人察觉,破坏作战计划,影响整个战役。部队首长最后指示:“这次任务十分重要,也非常艰巨,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暴露目标。”邱少云 和我们大家都坚定地回答:“坚决完成任务!” 邱少云怀着对敌人的刻骨仇恨,于战斗前夕向连党支部交了一份入党申请书,写下了钢铁般誓言:“为了战斗的胜 利,甘愿献出自己的一切!”深夜,500多名全副武装的志愿军战士,在夜色的掩护下,按预定计划悄悄地迅速分散开来,分别隐蔽潜入到391高地附近一片蒿 草丛生的山谷里,每个人从头到脚都插上了蒿草,风一吹,人身上的草和地上的草同时摇动,看不出一点儿伪装的痕迹。邱少云和我所在的这个班,就在高地东边的 一条长满蒿草的土坎旁边隐蔽着,他就趴在距离我左前方不远的地方,他的一举一动我都能看得十分清楚。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战士们首先看到的就是391高地上 的那一层层的铁丝网和一簇簇的地堡群,一挺挺机枪从地堡的射口直对着山下,持枪的敌人在山脊上的交通壕里来回走动,还不时地用望远镜朝山下张望。大约在上 午10时许,一场意外的情况发生了,南朝鲜李承晚军队的一个班钻出了地堡,朝邱少云和我班战友潜伏的方向窜来。邱少云和我镇静地互相看看,眼神互相示意: 不能冲动,潜伏好就是胜利。我们继续坚定、沉着地潜伏在草丛里。敌人越来越近了,突然有两名战士被敌人发现了,敌人吓得倒退了两步,慌张地乱扫了一梭子 弹,扭头就朝山顶上逃跑。在此关键时刻,要是让敌人活着回去,潜伏的秘密就会暴露,后果不堪设想。这一切,我军观察所里的团指挥员看得非常清楚,他果断地 立刻下达命令:用炮火消灭这股敌人!顿时,炮声隆隆,391高地山坡上,筑起了一道火墙,阻断了敌人的逃跑,一个班的敌人全部被歼灭在山腰中,一场虚惊就 这样过去了。

山上的敌人被这一阵炮火吓得胆颤心惊,龟缩在地堡里不敢再出来了。但是敌人十分狡猾,他们怀疑山谷里埋伏着我军部队,就 躲在地堡里不时向山谷里打枪、打炮。战士们任凭敌人怎么打枪都不予理睬。大约在接近中午时分,从阵地南方飞来几架敌机,在我部志愿军潜伏的上空一阵盘旋侦 查,猛然间一架敌机好像发现什么似的,向一个机枪扫射不到的小山沟里投下了燃烧弹,其中有一颗燃烧弹就落在了离邱少云约2米远的草地上,燃烧弹燃着了茅草,炸弹燃烧液溅到邱少云的左腿上,眨眼功夫,火苗腾腾地冒起来,迅速燃着了他身上的棉裤和棉衣。此时我看得清清楚楚,只见他身上火苗乱窜,烈火烧得他脸 上的汗珠直往下淌。我又发现就在邱少云身边很近的地方,有一个小水坑,这时只要他滚到小水坑里打几个滚,身上的火苗就完全可以扑灭,可是他没有这样做。此刻,邱少云紧咬牙关,两只手使劲地向地里挖,任凭烈火在身上烧。距他身边最近的同志低声对他说:“邱少云,你动动,你动动。”邱少云坚决地摇了摇头,始终 没有动,他始终在嘴里反复说:“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暴露目标。”起初我还能看清楚邱少云的脸,到后来只觉得浓烟熏得我几乎睁不开眼,呛人的气味几乎使我昏 厥。烈火燃烧了大约半个小时,渐渐熄灭了,但他始终没有发出一声呻吟,直到最后牺牲。我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战士被大火烧死,心里像刀割似的。战士们望着邱少 云烈士的遗体,心里万分难过,大家怀着对敌人的刻骨仇恨,强压着满腔怒火,等待着战斗时刻的到来。傍晚时分,我部志愿军向391高地进攻的号角吹响了,两颗红色信号弹腾空而起,战友们怀着满腔复仇的怒火,高喊着“为邱少云同志报仇”的口号,潮水般地冲上了391高地,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敌人扑去,敌人的一个 加强连全部被歼灭了,战友们把红旗插上了391高地的主峰。在一片凯歌声中,战友们心潮澎湃地久久凝视着英雄牺牲的地方,那红色的腾腾烈火中,永远闪现着英雄的形象。

我和邱少云同志并肩战斗,情同兄弟。他虽然英勇牺牲了,但每当我想起他来,心情就特别激动,他给我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永远活在我的心中。

原载于《福建党史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