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阅读 收藏

那些欺骗我们的艺术大师

那些欺骗我们的艺术大师

摘要|艺术伪造似乎不那么罪恶滔天--那些受害者通常都是有钱的买主和卖家,一开始就不会博得大众的同情。很少会出现伪造者受到严重刑事处罚的情况,而且很多服刑结束再次复出的伪造者会获得比原先更高的名誉和机会,比如他们的原作会被贴上升值的标签。

据《纽约时报》报道,旅美华裔画家钱培琛的仿冒现代艺术大师的63幅作品被一个纽约艺术经纪人卖出超过8000万美元,在经过十几年的行骗后才终于被发现。其实钱培琛并不是个案,在近代,能够骗过收藏家,甚至国家级博物馆的“造假大师”并不在少数。

美国联邦调查局日前以诈骗、洗钱、逃税等罪名,起诉以出售多位现代派画家仿冒品牟利的纽约艺术品经理人格拉菲拉·罗沙丽丝,而这些赝品据称全部出自一位名叫钱培琛的旅美华裔画家之手。

据《纽约时报》17日报道,钱培琛今年73岁,1981年来美留学,此后定居在纽约皇后区。上世纪90年代初,钱培琛在纽约曼哈顿下城的大街上出售自己的画作时,被罗沙丽丝及其男友迪亚斯“相中”。从1994年至2009年的15年里,罗沙丽丝和迪亚斯要求钱培琛仿照波洛克、库宁等多位知名印象派画家的手法,创作了至少63幅作品。

这几十幅作品被罗沙丽丝通过纽约诺德勒画廊和曼哈顿的一个经销商,卖出近8000万美元。这些画作后来还在多个国际大展、主流博物馆展出过。

起诉书称,罗沙丽丝向诺德勒画廊和一名经销商朱利安·韦斯曼谎称,这些画是那些著名画家“新发现的作品”,大部分由一位要求匿名的收藏家“X先生”从其父手中继承的。

考虑到诺德勒画廊的声誉和专业度,买家们信以为真。诺德勒画廊卖出了这批画作中的40幅,获取6300万美元,将其中2000万美元分给了罗沙丽丝。罗沙丽丝通过另一名经销商朱利安·韦斯曼售出的画作也卖出了1700万美元。而据透露,钱培琛2005年每幅作品仅收5千4百美元,2008年每幅也只收取7千美元。

诺德勒画廊的前主席安·佛利德曼和经销商韦斯曼坚称,尽管没有相关证明文件,但他们一直以为这些画作都是真迹。

张大千|骗到罗振玉的伪造大师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中最负盛名同时又因多彩人生而极具魅力的艺术大师,在绘画方面取得卓绝的成就。张大千不仅是一位杰出的全能画家,更是一位精通鉴定、善于模仿的造假高手。不仅他的真画价值不菲,他的仿古书画在书画界、鉴藏界也很有名气,成了公开的秘密。

他仿南宋人梁楷的《双猿图》瞒过了鉴定大家吴湖帆,吴将其仿品断为自家祖上所藏而高价购进;20世纪20年代,上海“地皮大王”、收藏家程霖生以六千大洋买进朱耷《花卉图》四条屏,每幅高一丈二尺,阔只一尺余,也是张大千所仿;日本最权威的绘画类书籍《南画大成》中所刊录石溪《山水图》,也是张大千与何海霞一起仿造的。张大千的仿画当然不止这些,至今在国内和海外不少文物收藏机构中,都还收藏有张大千仿画。有的已被鉴定确认是张大千所为,有的至今还未被认识。

尤其是他仿石涛的画,跟真的差不多没有两样,其神韵、表现手法、构图特点,惟妙惟肖,与真迹毫无二致,活脱脱“石涛复生”。让当时上海、北平等地一些自称“目中有神”的名鉴赏家也相继在他这栽了大跟头,频频上当。

张大千自嘲地说自己是个用纸用笔的骗子。年轻气盛,喜欢恶作剧,据说当时著名鉴赏家罗振玉,也被张大千颇费了一番心思,用假石涛画骗过。

张大千作品欣赏

古时,常将名人名画挂在客厅的中堂,以显示主人的地位和品位,而外人不入的炕头卧房里挂的画一般不太值钱,取材大都为一些花草、虫鱼、动物小品。张大千仿制了几幅石涛的炕头小画,其中有一幅是虎。精心将画好后,张大千又通过朋友让罗振玉不经意中看到这几幅画。罗振玉以为遇到奇品了,高价买进。还雅兴大发,请来画友共赏。

张大千还故意去凑热闹,混在其中评论二三,只是等客人散尽后,悄声对罗振玉说:“罗老师,我看这几幅小画有点不妥。”这才猛然醒悟。

  • 张大千《仿石溪山水图》假画诉讼案

    拍卖场上曾经出现过一桩著名的公案——张大千《仿石溪山水图》假画案,成为了国内艺术品拍卖业有史以来的第一案。

    查看详情
  • 张大千风流韵事制假售假不敢让其兄得知

    你所不知道的画家张大千:从小怕他哥,出名后其风流韵事亦不敢告诉乃兄,就怕训斥;善作假画,却为人大方......

    查看详情
  • 张学良为求张大千作品不惜派出专机

    张学良在收藏过程中,和很多书画名流结下了深厚感情,留下了风雅故事,其中,就不得不提及他与著名画家张大千的交往。

    查看详情
  • 《人物》:百年巨匠系列之张大千(一)

    张大千是中国极负盛名的国画大师,他一身长衫,一支画笔,一生漂泊......

    查看详情

沃尔夫冈·贝特塔基|画得比原作还要好一点

几十年来,留着山羊胡子的沃尔夫冈·贝尔塔基利用自己惊人的绘画天赋伪造并出售了一系列名画,他和妻子合谋犯下了二战以来欧洲最惊人的假画案,涉案金额超过3000万英镑(约人民币3亿元)。

毫无疑问,贝尔塔基在“伪造事业”里相当刻苦。他曾经伪造过法国野兽派画家安德烈·德兰的作品,在接受德国“明镜在线”网站的采访时,他承认自己先是需要大量阅读这个艺术家的资料,然后再去展览馆和博物馆观摩原作,因为“印刷品里的颜色总是不对”。他甚至还去了法国一个名叫科利乌尔的小镇,仅仅因为德兰曾经在1905年的夏天居住于此。

毫无疑问,贝尔塔基在“伪造事业”里相当刻苦。他曾经伪造过法国野兽派画家安德烈·德兰的作品,在接受德国“明镜在线”网站的采访时,他承认自己先是需要大量阅读这个艺术家的资料,然后再去展览馆和博物馆观摩原作,因为“印刷品里的颜色总是不对”。他甚至还去了法国一个名叫科利乌尔的小镇,仅仅因为德兰曾经在1905年的夏天居住于此。

这话倒不算夸张。这位天才所伪造的荷兰画家坎本东克的画作,在市场上以真迹的3倍价格成交。而他伪造的一幅恩斯特的作品,也被恩斯特的遗孀称为“所见过的最好的恩斯特的作品”。

不过最终,贝尔塔基利为他的造假行为付出了代价,这位61岁的老人将在监狱里度过未来的6年。

约翰·迈亚特|骗翻博物馆的造假“大师”

许多艺术鉴赏专家都聚集在伦敦著名的泰特美术馆,带着赞美的眼神欣赏该美术馆刚刚获得的一幅法国艺术家罗杰·比埃西尔在上世纪50年代创作的印象派画作。可是这些艺术专家们压根不知道的是,这幅所谓的“比埃西尔画作”其实是在两周前刚刚炮制出来的赝品,而始作俑者就是德鲁教授和他的同谋———英国造假艺术家约翰·迈亚特!赝品伪造大师德鲁和迈亚特的传奇故事已经被英国作家兰尼·萨利斯布里写成了新书《超级骗子》,将于2月25日正式出版。

迈亚特是一名失意的画家,他的画作卖不出钱,妻子也弃他而去,将两个孩子丢给他。但迈亚特具有惊人的模仿本领,他模仿任何名家的画作都惟妙惟肖,包括法国印象派画家莫奈、西班牙画家毕加索等人的画作,连经验老到的鉴赏专家也难辨真假。迈亚特炮制的名家赝品画通过德鲁的手源源不断地流向世界艺术市场。

据悉,迈亚特只伪造那些现代名家的画作,因为伪造早期艺术大师的作品难度更大,尤其是数百年前的画作颜料成分相当难找,要将这些颜料成分购买齐全,花费太过昂贵。当一幅赝品画炮制完成后,他们还会用一个吸尘袋往画布上喷洒一些灰尘,使它看起来更加陈旧和具有岁月感。

1993年,英国警方以艺术品伪造罪将德鲁和迈亚特逮捕归案。英国警方将二人伪造名画案件称作20世纪最大艺术诈骗案。

探讨|微笑受审的伪造者

在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1492年,古罗马雕塑正在盛行。一个21岁的雕塑家决定试着自己也创作一件。于是,他用大理石雕刻了一件《沉睡的小爱神》(Sleeping Eros),然后故意把它做旧。这个年轻人的创作很成功,这件全新铸造而成的雕塑被当作罗马古董卖给了教皇西斯都四世的一个亲戚。

这位年轻的赝品制作者就是米开朗琪罗。我们不能确定这位著名的艺术家这样做是为了赚些钱,还是仅仅为了好玩来试验一下自己的技艺;而米开朗琪罗的传记里就这两种观点的看法也存在着不同的描述。无论如何,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艺术伪造是多么复杂的一件事,而如果这件作品是由史上最伟大的艺术家制造并且售出,怎么说也不可能是一件糟糕的作品。

关于艺术伪造有一点的确很值得关注:出于一种普遍的对犯罪的迷恋(毕竟我们生活在法制社会),艺术伪造这一流派似乎正处于一种轻松的恶作剧式的氛围之中,而不被视为完全的犯罪行为。查尼指出,艺术伪造似乎不那么罪恶滔天--那些受害者通常都是有钱的买主和卖家,一开始就不会博得大众的同情。很少会出现伪造者受到严重刑事处罚的情况,而且很多服刑结束再次复出的伪造者会获得比原先更高的名誉和机会,比如他们的原作会被贴上升值的标签(包括他们的那些“原创”伪造品)。

新浪收藏综合99艺术网、和讯网、东方早报等内容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